查看: 235|回复: 0

ICC:罗天昊论智库的未来在于少壮派,庙堂需要容忍江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2 22: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扫一扫将本文分享到微信

0.jpg
智石经济研究院副秘书长 罗天昊

    全球智库《世界咨询师》:近日,智石经济研究院的副秘书长罗天昊接受专访,对中国智库格局、中国经济改革的困难等问题进行了剖析。谈到中国智库建设时,他指出,有很多官方背景的智库,虽然有很充足的人才储备和经费,但是前瞻性上欠缺,因为更多是领会领导的意图,去阐释性的工作多,开创性的工作少,所以智库必须要有前瞻性。

  和讯网:罗老师您好,近年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多次对智库的建设做出表态,他特别提出要积极探索,中国新兴智库的组织形式和管理方式,这个表态是建国以来首次有中国最高领导人提出这种打造智库的设想,据悉现在中国有一千多个大大小小的智库,其实这给民间智库获得了很大发展空间,所以想问您,您如何看中国民间智库的生存现状?与官方智库相比,中国民间智库有哪些独特的竞争力呢?
  罗天昊:应该说现在是民间智库发展的黄金期,国家推出智库战略,可以说是一个独特的时事,在现在我们知道了,发达国家当初崛起的时候智库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现在智库被誉为是第四权力,三权分立之外的,有的说是第五权力,是媒体之后的一个权力,不管是第四还是第五权力,应该说它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象征。
  相对而言,民间智库的空间就在它的需求,我们的软实力相对硬实力是有很大的差距。我们经济现在是全球第二,去年全球的智库排名里面,一百名智库最强的中国是入选了三家,应该说这个比例是比较低的,以我们入选世界五百强这个比例来算,去年五百强的名单我们将近一百家,20%左右。我们一百强的智库只有三家,大概是3%,这个比例是比较低。
  未不管是官方也好,民间也好,智库将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相对而言,我们现在推行的简政放权这么一个改革,以及未来大的、新的一轮,我称之为“二次改革”这么一个浪潮,对于智库,对于庞大的思想市场还有很大的需求,民间智库可谓是应运而生,现在我们知道诞生了很多(智库)这几年,这是一个基本情况。

  和讯网:中国民间智库有哪些比较独特的竞争力?现在能够表现出来的?
  罗天昊:民间智库相对而言,它的最大的优势有几个,一个是体制因素,从成立到人员的运用,可以说它是比较自由的,这是一方面,它的组织模式很新相对而已。
  另外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独立性,独立性比较强,官方智库的负责人实际上都是一个相当级别的,有很多顾忌,所以它在研究上也不是很独立,这是一个方面。官方智库第二个弊端,现在中国的官方智库更多沦为阐释领导的意图,领导说什么,我把它阐释一下,它的建设性、批判性以及战略架构都相对比较差。未来这是民间智库的一个优势。
  但是民间智库也有它的弱点,比如说权威性不足;第二,它毕竟网罗不了太多社会精英人才,它比官方智库差那么一点;第三,专业性来说,现在还不是很强。主要是这么一些特点。

  和讯网:中国这种特色新兴智库建设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应该避免无序的一拥而上,所以我们想知道您怎么看中国官方智库民间智库以及高校智库,应该采用怎样的联动方式?
  罗天昊:我的理解,可能多元化更为准确一点,各种形态的智库都应该有它的生存空间,而且国家有这样强大的包容能力,能让各种各样的智库都有它的成长空间,我觉得是很重要的。各种各样的智库都有自己的优缺点,官方智库大而不强;民间智库比较弱,独立性比较强;高校智库专业性比较强一点,比较严谨,但是它的社会公共性差了一点。都有它自己的优缺点,所以,三方各种各样不同形态的智库能够共存。当然我们现在对于智库的描述可能还不止三类这种,现在国家的说法是八种智库。但是不管是多少种,我觉得都应该有它的生存空间,形成一个优势的互补。
  我尤其要强调一点,国家要有开放包容的心态,一定要让各种各样的势力都有它生长的空间,这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在社会转型期,真正有建设的人,可能不在庙堂之上,而在江湖之上,那么我们怎么样容忍江湖的生长,这是我们对智库最大的考验。

  和讯网:现在中国智库现状里面,其中有一个大的短板,就是人才的流动性很差,而美国实际上一直都有“旋转门”的现象,政府官员跟智库有很强烈很频繁的互动,您觉得这里面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有哪些,对于中国来讲,中国如何实现这种“旋转门”呢?
  罗天昊:这个可能是智库本身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我们的智库官方智库它是一种体制内的设置,本身就是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民间智库进入体制这么一个空间可能就更小。国外有这个机会的原因,可能因为它有先天的(基础),因为它是有政党的竞争,有政治势力的轮替,比如他在上台执政之前,它就可能会提出很多主张,成功之后就去兑现,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智库的人出任一些部长顾问之类的,这是它特殊的体制。那么中国的体制是不一样的,所以也很难做到“旋转门”,这是一方面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我还是强调一个观点,一个社会的转型期相对不是那么稳定的时候,反而机会比较多,因为那个时候整个国家都比较迷茫,何去何从,甚至最高领导层他都想的不是很清楚,这个时候才需要思想市场。比如说我们改革开放初期,何去何从都搞不清楚,出现了很多的大的争议。这种情况之下,它就会为思想市场的成长撕开一个很大的口子,开个玩笑,所有思想蓬勃发展的时代都是乱世,乱世不光是出英雄,乱世也出思想,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也呼唤出现乱世。
  但是实际上所谓盛世和乱世都是相对和动态的,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能够成为纯粹的盛世,我们所谓最强大的国家,甚至我们所称之的最强盛的时代,它都不是完美的,都有波动,这个波动期,这个迷茫的转型期可以说就是“思想市场的黄金时代”。
  对我们现在来说,前30年的改革告一个段落,现在肉已经吃了,是啃硬骨头的时候,我们面对多重矛盾,甚至很多尖锐的矛盾的时候,寻求解决之道,这就是我们未来一个时期思想市场以及智库成长,它所以存在的最重大的根源。这是我的一个理解。

  和讯网:罗先生,您现在也在担任智石经济研究院的副秘书长,能不能给我们观众介绍一下,您所在这家智库研究的专长?
  罗天昊:智石经济研究院总体而言,它是以宏观经济以及社会事务,以研究经济为主体,但是也涉及一部分社会事务。我们的几个创始人,一个是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前任主任卫祥云先生,一个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朱敏先生,是比较年轻的,也是最近几年比较活跃的学者。我们的总顾问吴敬琏先生,被誉为中国市场的代表,“吴市场”。包括还有很多的知名的一些学者专家参与了这个创办过程。
  总体而言,我们的宗旨就是推动经济的社会事务的进步,这是整体的情况。当然,我们是刚刚创办第二年,中国喜欢搞五年计划,我们其实也有五年计划:
  第一个五年计划成为国内的主流智库。
  第二个五年,成为主流智库里面比较强势的智库,能够提出一系列国策设想,影响未来的发展,能够为国家的发展储备一部分人才,就是你刚刚说的“旋转门”,能够和国家智力系统和思想系统都提供一部分人才,这是第二个五年。
  第三个五年,我们形成中国最强势的几大智库之一,当然这是我们一个很好的愿望。它的表征就是:第一能够影响国家重大决策;第二能产生一系列大的思想家、战略家甚至政治家、谋略家。
  这是我们三个五年计划的设想。具体我个人,一是负责部分智库整体运营,因为做副秘书长,主要是有时协助下整体运营,具体事务还是朱敏在搞。我个人研究领域是城市竞争方面,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一直致力于国家竞争战略系列,城市竞争战略系列,我的著作《大国诸城》,也可以说是这几年关于我对中国城市竞争战略的观察与总结。

  和讯网:在您眼中,一个顶尖的智库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理想状态?
  罗天昊:顶尖智库我觉得还是不是很容易的。我们都知道,虽然说我们国内现在有三家智库入选了全球十大智库,包括社科院、国经研究中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但是事实上我们的智库离全球一流智库还是有一定距离。我个人认为,一个真正的一流智库,要具备一系列特点:
  第一个特点,经世致用。我们知道,智库不是搞学术研究,它必须要提出一系列设想,一系列研究,要对这个社会、国家甚至我们文明的推动有一个现实的作用,所以说要经世致用,我们研究领域要洞察这个社会的需求,要直面这个社会的矛盾,要看到这个社会的走向和潮流,这说起来是很容易的,但是我们觉得这个做起来是不容易的,这是经世致用。
  第二,要有前瞻性。我们现在有些智库,包括很多有很多官方背景的智库,很可惜,它有很充足的人才储备,经费上也很充足,但是它的前瞻性上欠缺,因为更多是领会领导的意图,去阐释性的工作多,开创性的工作少,所以前瞻性,我说的前三点,我总结为几句话,那就是看到一百年的大势,十年的大局,五年的微局。
  我们都知道很多的大思想家,他看的都是一百年之后的甚至上千年,有穿透千年的能力,但是我们不要求有穿透千年的能力,我们看到一百年趋势,这个也是很有必要的。
  十年的大局,其实十年的大局对我们国家政治经济周期是非常吻合的,我们一届就是十年,十年大局。
  五年微局,五年之内发生什么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形象的描述,就是前瞻性。就是你今天所看到的,在明天在未来或者很长或者很短时间内,能力大致变成一种趋势,甚至变成一种现实,我觉得这种前瞻性也是很重要的能力。
  第三,独立性。独立性尤其的官方智库缺乏这块,我刚才说了几大顾虑,一个是要顾虑领导的意图,阐释领导意图,第二个因为个人位置所在不敢随便说,因为中国的官方系统跟思想系统它有不兼容的地方。官方系统它比较求稳,你乱讲话,说错了之后对仕途不利,所以有很多官方智库它有很充足的知识储备,但是不说,甚至有些领域它不去研究,这非常可惜,它有这个能力,但是因为位置所在,牵制了它的发展,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失去了独立性。
  民间智库在这方面有很强的优势,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发挥这个独立性。未来我们都知道各种智库的发展,取长补短,官方智库多一点独立性,民间智库多一点专业性,我觉得就是非常好的。
  另外一个我觉得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它的价值立场,智库虽然说它是提供一些设想,一个国策设想,比较经世致用的东西,实用性的东西,但是它也有它的价值,背后必须有一种东西,比如我们智石经济研究院是推崇市场,推崇普遍的、美好的文明和价值观,这个都是我们必须要尊重它,要去服膺于这些东西,而不能说为了一些东西去违背这个社会的潮流。所以,要坚持某种价值,我觉得这是智库很重要的,大师与狗头军师还是有他的区别的。我觉得尤其是作为思想市场,一定要有自己独立价值,而不能说成为墙头草,既不能为权力所迷惑去屈从,也不能为民粹所迷惑去屈从,超脱于两大系统是很难的,这是一个独立的价值观,价值体系。
  另外一个特点是开放性,开放性非常重要,尤其是官方智库,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官方智库成员都是有一定的级别,甚至有的是兼着各种各样的行政机构,事业单位的领导职务的人,很多我们说的江湖庙堂,说白了就是江湖人士,是没有机会去庙堂的,这必然会造成了它的封闭性。尤其是我们现在出现了一个倾向——“学阀学霸”,大的官方智库机构,大的顶尖的高校,实际上我们的思想也是形成了一些学阀学霸,尤其派系,毋庸讳言。我觉得这是很不好的现象,智库一定要有开放的包容气度,这个开放和包容就体现三个方面,第一个是体制内有没有容纳体制外的雅量,第二个强势的机构有没有容纳后进新兴机构的雅量,第三个老人有没有容纳新人的雅量,我尤其强调这一点。
  我们智库一个特点,就是以少壮派为主,包括我和朱敏,我们都是30多岁,而且我跟他商定,未来我们就以三、四十岁这样一群人作为一个主体,有个很科学的年龄构层,德高望重的积淀丰厚的这类学者,是定海神针,但是真正冲锋的,能够有热情能够不停完善自己,能够有胆识,对于社会经济问题,发表自己看法的,以及敢于直面社会问题的,敢于批判的,敢于深思的这么一个群体,最大希望在于少壮派。所以,我觉得一个智库的成长,少壮派撑大梁,这是必须的,这也体现了一个地方是否开放,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标准),这是一个方面。
  我们的三个五年计划,最终的是否达成,也在于这里,一定要用少壮派让他成长起来,而且让少壮派成为一种未来,未来到第三个步骤,成为一个思想库,人才库,产生一大批的谋略家、战略家、思想家甚至政治家、军事家。
  我比较推崇中国的一个朝代,那就是唐朝。唐朝是一个很开放的朝代,但是我最推崇的不是唐朝,而是北魏,中国最强盛的朝代它的根源实际上来自于北魏,从北魏武川集团一直到北周、隋唐实际上一脉相承的。我们希望未来的智库也能产生这么一个集团,中国比较主流的改革派,实际上也是一个集团出来的,几十年前的莫干山会议,当年莫干山会议上的小青年就是现在改革派的主将。未来再过30年之后看现在,我希望也有一个地方也能成为当年产生大批的思想家、改革家、谋略家这么一个地方,这是我的一个期望。但是我觉得这个期望它的前提就在于整个国家,它有着开放包容的能力,能给所有人机会,这是我觉得智库它的一个重要特点。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邮箱MAIL:member@iccun.com
地址:中国▪北京    中国▪深圳

INTERNATIONAL CERTIFIED CONSULTANTS UNION (ICC) © 2005-2016

本站主办机构:全球智库《世界咨询师》、世界咨询师学院(本站只提供开放式存储平台,不对网络用户存储的信息进行任何编审,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请勿侵权)

读者对象:企业管理师,管理咨询师,培训师,管理咨询公司,培训公司

(欢迎携资源或资金优势,众筹股东共谋大业)

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 绩效管理咨询公司 管理咨询师 培训师 企业家 国际注册管理咨询师 CMC国际注册管理师 管理咨询师协会 智慧产业 世界咨询师百科 管理咨询教材百科 管理咨询 管理顾问 国际注册管理咨询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